您好!欢迎来到丝绸大家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丝想家 >正文
丝绸练漂印染工艺的发展
发布时间:2019-07-16


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素纱蝉衣在这一时代,练漂印染技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,比起前代成熟很多。染色和漂白已经成功地区分出来。

根据《太平御览》记载,战国时期的漂白技术分为水漂和浸练,到了秦汉时期,则发展成为了煮练和捣练。沸水快煮,木杵绞丝,大大提高了漂白和脱胶的速度,丝绸手感细腻、光洁如玉,质地上乘。




从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丝织的染色物来看,当时的颜色已经达到二十种以上。经过千年的风霜,仍然光洁如新。对于丝绸的上色,多用的是化学方法。

例如汉代染黑色就是用一块铁板,放置在阴暗处,表面上洒上浓度适中的盐水,再放入醋缸,浸泡三个月左右,形成硫酸铁,这种成分对丝绸织品的损伤比较轻,着色度较高,是理想的染色剂。这一时期,还新增了很多化学染料,如绢云母、石墨、朱砂、西域胡粉。

除了化学染料外,还有一些植物染料,如产于西北的红蓝花可以用来着染红色,茜草可以用来着染黄色。战国秦汉这一时期,丝绸织品的种类和名目均更加丰富。




根据《汉书》中的记载,各类丝织品的名称多达数百种。根据段玉裁的《说文解字注》记载,以丝为偏旁命名的文字有几十种,以颜色命名的文字也有十几种。

战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较为繁荣的时期,各诸侯间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频繁交流,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。丝绸产品已不再是上层社会的奢侈品,逐渐普及到了民间。因此,织、绣、染技术有了空前的发展,为汉代大规模开通丝绸之路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。

战国时,丝绸的纹样已突破了商周时期几何纹的单一局面,表现形式多样,形象趋于灵活生动、写实和大型化。商周时期的神秘、简约和古朴的风格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蟠龙凤纹。这时的纹样已不再注重其原始图腾、巫术宗教的含义,纹样穿插、盘叠,或数个动物合体,或植物体共生,色彩丰富、风格细腻,构成了龙飞凤舞的形式美。




由于当时织和绣表现纹样的技术相差较大,浪漫主义风格在织、绣上采用不同的表现手法,丝织上主要采用变化多端的几何纹样;刺绣则表现以龙凤为主题的动物图案。

马山楚墓中出土的大量龙凤纹是当时龙凤艺术的集中表现。到了秦汉时期,丝织品的种类更加齐备,花样更加丰富。汉代的丝织品数目繁多,但是最具代表性的还是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各种丝织品和衣物,年代早、数量大、品种多、保存好,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古代纺织技术的史料。




锦是经丝和纬丝经过多重织造构成的极其精美的丝织品。《说文》中对汉锦做出了这样的记载:“锦,襄邑织文。朱骏声按,染丝织成文章也。汉襄邑县贡织文。”秦汉时期的织锦是以两色以上的经丝交替编织换层来显示花纹的,《汉书》中称为“经锦”。

战国、秦汉流行以二色或三色经轮流显花的经锦,包括局部饰以挂经的挂锦、具有立体效果的凸花锦和绒锦。1959年在新疆民丰尼雅遗址发现的东汉“万年如意锦”,使用绛、白、绛紫、淡蓝、油绿五色,通幅分成十二个色条,就是汉代典型的经锦。




著名的“四大名锦”(南京云锦、杭州织锦、苏州宋锦、成都蜀锦)之一的成都蜀锦就是典型的经锦代表。蜀锦是中国四川生产的彩锦,已有两千年的历史,汉至三国时蜀郡(今四川成都一带)所产特色锦的通称,以经向彩条和彩条添花为特色。蜀锦兴起于汉代,早期经锦为主。西汉时,蜀锦品种、花色甚多,用途很广,行销全国。

《太平御览》引《诸葛亮集》:“今民贫国虚,决敌之资唯仰锦耳。”唐代蜀锦保存到现代的有团花纹锦、赤狮凤纹蜀江锦等多种,其图案有团花、龟甲、格子、莲花、对禽、对兽、斗羊、翔凤、游鳞等。




织锦作为丝绸织造技术的最高表现,随着汉代丝绸之路的开辟,传入了中亚、波斯、阿拉伯、爱琴海以及地中海沿岸的西欧国家。把东方的精美丝品和先进文化带入了西方社会,以罗马为首的西方国家竞相追捧,成为上流社会的必备奢侈品,为了得到丝绸甚至不惜发动战争。织锦与同样原产于中国的瓷器一样,成为当时东亚文明强盛的象征。


图文源于网络

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


版权所有 ©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 浙ICP备10210534号